这是一个互相救赎的故事——
 
 

那鲜红之月的故事

随笔想到什么写什么。
   回到很久以前,也曾是这满月,那时的她还不曾是如今大权在握威严的吸血鬼领主,更不曾掌握这飘渺不定、操纵的命运的能力。最初的最初,她不过是个弱小的人类罢了。
  纵然只是人类,但那时她却预料到了很久以后的命运,没有人能躲得过命运。
  那天的红,是那么的妖艳,所有的建筑、人甚至连半边天都染上了红。
  “哈——哈——”年幼而瘦弱的女孩拼命喘着气拼命的奔跑着,茂密的灌木和杂草遮挡了她的身影也给她白皙的柔嫩肌肤带来了一道道的伤痕,这些大大小小的伤痕,在那些娇贵的小姑娘身上只有一道也会让小姑娘们委屈的哇哇大哭使得那些正活的大人不得不暂...

 
27 Mar 2017

做了好久的噩梦,但是挺有趣的。梦见了一只雪豹精,养着他但是始终怕他一个不爽咬死我或者咬别人,就这样战战兢兢的,不知吃了他多少白眼与鄙视。虽然养着他,但是一直都是自己去找东西吃,顺带溜我,找东西的地方就是一个精神病院,看咬死十八个胖子我眼泪哗哗的算这得赔多少!然后又被雪豹精丟了个白眼“他们还会再长出肚子的!”哦哦哦原来如此!我两眼放空。后来养雪豹的事被发现了.........

 
26 Nov 2016

梦到了自己在一个无安全措施的危楼上,大概有一百多米,是学校组织的观光圣地,到了以后班长迫不及待的表示哦耶我要直接跳下去~!(下面是个小水池)然后不等我们反应他就跳下去了,我急忙跑过去看,那么高——光是看一眼就吓得双膝抖筛子似的,然后班长果然出事了,跳下去的途中他被一根电线绊倒了,于是班长被送去抢救了,那根立下大功的电线也被拆除掉了,出了这一出破事大家也没心思在这楼顶上欣赏风景了,纷纷跳的跳、爬梯子的爬梯子...总之各显神通,我仍然留在上面但是不知为何基友变成了一只猫,基友也急促的催促我离开,看了一眼那四面,吓得我又再次抓紧了那唯一的护栏,基友说我再不行去这危楼倒了到时我得被迫下去,于是我还是鼓...

 
06 Nov 2016

海囚(外文名):mogeko_(okegom)


http://wadanohara.wikia.com/wiki/Special:Images


收录了大海原与大海原的立绘、行走图等。(以及一些其它的)


http://okegom.wikia.com/wiki/Special:Images

海囚的一些图。

 
17 Aug 2016
1 2 3
© 逆溯 | Powered by LOFTER